2020.04.15
对转基因食品担心什么?

对转基因食品担心什么?

 今天

    中國以占世界7%的土地用掉瞭占世界30%的化肥和農藥,這樣的農業經濟很難長久維持,推廣環保的轉基因作物勢在必行。過於嚴苛的審批和標識制度值得反思

    □方舟子

    中國在2013年進口的美國玉米,大約有30%遭到退運,光是自11月中旬以來就已經退運瞭60萬噸以上,原因是國傢質檢從進口美國玉米船貨中檢測出含有Mir162轉基因成分。Mir162抗蟲轉基因玉米是先正達公司研發的比較新的品種,2008年獲得美國FDA核準作為食物和飼料,2010年獲得美國農業部批準商業化種植,2009年獲得臺灣、巴西、澳大利亞批準作為食物,2010年獲得加拿大、日本、韓國、阿根廷、墨西哥批準作為食物。2012年獲得歐盟批準為食物。但是中國農業部還未批準這種抗蟲轉基因玉米的進口,所以將其退運,這與其安全性與否沒有關系。

    可以意料,類似的退運事件還會發生。美國種植的玉米,轉基因品種已達到90%.在這些轉基因品種中,種植比較早的品種已獲得中國農業部的批準,可以合法進口到中國,但晚近的品種還未在中國走完批準程序,就出瞭問題。為什麼美國人要把Mir162玉米這種不符合中國要求的品種混入其中?是故意的嗎?很可能不是。美國對轉基因食品采取不要求標識的制度,將之等同於同類常規食品,因此在生產、運輸、儲存、加工等各個環節,也就不會費心去做區分,各種轉基因品種和非轉基因品種經典三級片 的產品混雜在一起屬於正常現象。

    美國為什麼反對標識

    美國反對對轉基因食品做強制性標識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如果要求標識的話,那麼在生產、運輸、儲存、加工等各個環節都要區分轉基因和非轉基因品種,因此增加瞭成本,而這個成本,最終要轉嫁到消費者頭上的。既然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認定轉基因食品與同類非轉基因食品實質等同、同樣安全,那麼就沒有必要增加成本將二者區分開來。何況強制標識轉基因食品,就會給消費者造成轉基因食品比較不好甚至可能有害的錯誤印象(否則為什麼要特地標識呢?),這對轉基因食品是不公平的。

    也有一小部分美國人因為種種原因不吃轉基因食品,例如信不過FDA而認為轉基因食品有害健康,或者出於信仰不吃"不自然"食品。那麼他們可以有選擇嗎?可以。按照規定,有機作物隻使用傳統的種子種植,因此獲得有機食品認證的有機食品在理論上應不含所謂轉基因成分。但實際上不然,由於美國轉基因作物、轉基因食品非常普遍,有機食品很難保證就不會受到轉基因食品的"污染".因此近年來美國一個民間機構又給不含轉基因成分的有機食品做"非轉基因"的認證。這種做法被FDA認可,因為FDA隻是不要求強制標識轉基因食品,但是允許自願標識轉基因或非轉基因食品,條件是不能誤導,例如不能聲稱非轉基因食品更健康。

    有機食品既價格昂貴又質量差,是靠制造恐慌、攻擊競爭對手來推銷自己的。以前有機食品的主要對手是使用過化肥和化學農藥的常規作物食品,現在則成瞭轉基因食品。近年來美國有機食品的推銷可謂頗為成功,銷量逐年上升,但是所占的市場份額仍然隻有4%,對絕大部分美國人來說,是個可有可無的東西,與轉基因食品相比,可忽略不計:美國包裝食品中70%含有轉基因成分。因此近年來有機食品商加大瞭攻擊轉基因食品的力度,采取的策略是以保障消費者知情權的名義,要求對轉基因食品進行標識。他們很污到你濕的腐圖 清楚,如果強制對轉基因食品做標識,不僅會增加轉基因食品的成本,而且由於標識所造成的"有害"暗示,會極大地影響轉基因食品的銷量。這正是在歐洲曾經發生過的。在上個世紀90年代,轉基因食品一度在歐洲市場流行,但是在歐盟對轉基因食品實行標識之後,轉基因食品就幾乎從歐洲市場上消失瞭。

    民意與科學相一致

    因此在有機食品商的資助下,美國出現瞭要求標識轉基因食品的草根運動,試圖通過立法來推翻FDA的決定。2012年的加州成瞭試驗場,在大選日那天加州選民公投表決是否要強制標識轉基因食品。當時我對公投的結果並不樂觀。雖然大部分美國人自己並不在乎吃轉基因食品,但是一般人會覺得知情權是個好東西,多一個標識沒有什麼壞處。標識轉基因食品的壞處是需要通過科普、教育才能瞭解的,而這往往是難以做到的。結果出乎我的意料。在投票的1200多萬選民中,51.41%反對強制標識轉基因食品,議案沒能通過。2013年大選日,華盛頓州也為要不要強制標識轉基因食品進行公投,結果也是51.09%反對。

    有機食品商把這個結果歸咎於生物技術公司和大超市投入瞭大量的資金做反對標識的廣告,比他們用來支持標識的廣告費用多。這當然是其中的一個因素。但是有機食品商無視的一點是,主流科學界都反對標識轉基因食品,例如美國科學促進會和美國醫學會都發表聲明反對強制標識轉基因食品。這是少見的民意與科學相一致的結果。

    中國"零容忍"制度應該反思

    美國是轉基因技術最發達的國傢,是轉基因作物的第一大生產國,也是第一大消費國。這得益於美國寬松的轉基因食品政策。FDA甚至不強制要求審批轉基因作物食品(轉基因動物食品則要求強制審批),實行的是"自願咨詢"制度,建議轉基因食品研發者自願把材料送交FDA咨詢。到現在為止FDA已完成瞭90多種供做食品和飼料的轉基因作物的咨詢。在商業化種植前還需要獲得美國農業部的批準(如果含抗蟲成分還需要美國環保署批準)。到現在,美國種植的棉花、玉米、大豆、甜菜的90%或90%以上都是轉基因品種。

    相反地,中國轉基因作物的審批極其繁瑣和嚴格。就轉基因作物的種植面積而言,中國在世界上排在第6位,但是基本上都是轉基因棉花(此外就是轉基因木瓜),玉米、大豆、油菜、甜菜這些重要作物的轉基因品種中國都未批準種植,而依賴於進口。自上個世紀90年代批準轉基因棉花的種植以來,中國就再也沒有批準過重要作物的轉基因品種的種植。轉基因抗蟲水稻雖然在2009年獲得安全證書,但是遲遲不批準其種植。

    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農業部在這方面如此不作為?是因為擔心一旦放開轉基因作物的種植,國外種子公司就會乘機占領中國轉基因作物市場?中國轉基因棉花的種植歷史表明這種擔心並無道理。在上個世紀90年代,雖然一開始在中國推廣的是孟山都公司的轉基因棉花品種,但是國產的品種很快就把孟山都的品種擠出瞭市場。相反地,由於不批準轉基因大豆、轉基因玉米的種植,現在隻能靠從美國、阿根廷、巴西等國大量地進口原料來滿足國內市場的需要。

    中國還實行世界上最嚴格的轉基因食品標識制度,所謂"零容忍"制度。例如用轉基因大豆生產的食用油,由於是深度加工產品,其他實行轉基因食品標識制度的國傢都不要求做標識,中國卻要求標。幸而中國市場上含轉基因成分的食品品種和數量都很少,基本上就是大豆油,而且都是靠從國外進口原料生產的,管理相對簡單。如果像美國那樣,自己大量亞洲色歐美圖另類綜合地種植轉基因作物,轉基因食品占據瞭市場,零容忍的標識制度勢必難以真正實施,實施的話也會成本高昂。

    中國以占世界7%的土地用掉瞭占世界30%的化肥和農藥,這樣的農業經濟很難長久維持,推廣環保的轉基因作物勢在必行。近年來中央政府一直強調要推進轉基因作物產業化(例如2010年中央一號文件說:"繼續實施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抓緊開發具有重要應用價值和自主知識產權的功能基因和生物新品種,在科學評估、依法管理基礎上,推進轉基因新品種產業化。"),而實際上這個產業化的進程已停滯多年,與美國、阿根廷、巴西、加拿大等轉基因作物大國的差距越來越大。除瞭民間反對轉基因作物的非理性輿論需要面對,過於嚴苛的審批和標識制度是否也值得反思?(作者為科普作傢、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生物化學博士)